高希希和笛女传媒等多起投资违约事件曝光影视公司进入诉讼高发期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9-08-08  浏览 次  

  随着整个行业的深度调整和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增加,这样的事情将会越来越多。

  当一个行业蓬勃向上的时候,发展的速度会掩盖很多问题,让外界产生一片欣欣向荣的错觉;但是当行业遭遇整顿的时候,大潮退去方知谁在裸泳,暴露出来的问题比想象中更为严重。

  近日,处于深度调整中的影视行业集中爆发一系列投资纠纷,有关于项目投资投资失败,而更多的是前几年高溢价收购而暴雷,双方对簿公堂讨要投资款的,有些糟糕的收购拖垮一家公司。

  这些昔日的合作伙伴诉诸法律,暴露出影视行业管理的不规范性,而现在行业正在为之前的错误买单,随着整个行业的深度调整和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增加,这样的事情将会越来越多。

  最新爆出来诉讼纠纷的是梦舟股份起诉北京银博国际影业有限公司,追讨7000万元的投资款。

  公告显示,梦舟股份2017年12月13日与银博国际影业签订了一份《影视投资协议书》,以7000万元的价格参投《白衣方振眉》《七剑下天山》《时空秘境》等电影电视剧项目,并拥有相应的版权和拍摄进度知情权等。

  梦舟股份从2017年12月19日到12月28日分6次共转账支付给银博国际影业7000万元。但收到钱后的银博国际影业既不报告项目进展情况,也不报告项目资金使用情况,双方开始产生一系列摩擦。

  最后梦舟股份起诉北京银博国际影业,要求判决解除双方签订的《影视投资协议书》,银博国际影业退还7000万元,目前本案件仍处在受理审查阶段。

  公开资料显示电视剧《白衣方振眉》根据温瑞安同名小说改编,已于2017年9月召开开播发布会;《七剑下天山》是由《七剑下天山之修罗眼》和《七剑下天山之封神骨》两部网络电影构成,都已经在腾讯视频上线播出;科幻电影《时空秘境》则一直未有确定的开拍消息。

  根据《银川晚报》新媒体2018年5月31日的报道,银博国际影业在银川拍摄《萍踪侠影》期间,因资金链出现问题而撤退,导致摄影器材出租公司、第三方地接公司和酒店、停车场损失惨重,不仅尾款无法收回,还有众多资产被扣押。

  《银川晚报》记者分别致电银博影业3位负责人,但均无人接听。从这一公开报道来看,至少已经从2018年年中开始,银博影业的资金就已经出现了问题。

  银博国际影业这种的中小影视公司陷入资金链难题而拒绝履约可以理解,但是一些知名导演也卷入拒绝履约人群,多少有些让人五味杂陈。

  日前,华天酒店公告称,因星亿东方未达《增资协议》中业绩承诺和完成上市等约定,依据相关条款对高西西、齐文君、解策进等被申请人提起仲裁,相关金额达5271万元。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高西西系知名导演高希希,曾经执导过《历史的天空》《幸福像花儿一样》《新上海滩》《甜蜜蜜》《楚汉传奇》等高口碑电视剧。其担任星亿东方的法定代表人,目前持有星亿东方38.24%的股份,是该公司最大的股东。

  2016年4月2日华天酒店曾发布公告称,以现金2500万元,增资参股星亿东方,取得星亿东方1.695%的股权(增资后)。当时双方约定2015年度、2016年度和2017年度,星亿东方应实现的税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亿、2.5亿和3.5亿,同时规定,完成目标额的90%也视同实现业绩承诺。

  根据华天酒店7月29日的公告资料显示,星亿东方既未完成业绩承诺和也未完成上市等约定,因此依据《增资协议》约定,华天酒店有权要求被申请人履行回购义务,且星亿东方经多次催告拒不履行协议约定,苹果马网贴士基本断定老先生患的。已经构成违约,故申请人依据《增资协议》仲裁条款向北京仲裁委员会对被申请人提起仲裁。

  请求裁决被申请人共同回购华天所持有星亿东方1.54%股权,并向华天支付股权回购款4895.89万元。请求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连带赔偿违约金375万元(即股权投资款15%)。以上两项共计将近5271万元。

  笛女传媒是一家电视剧制作公司,其创始人傅晓阳是军人出身,因此笛女传媒大多制作《雾都》、《双枪老太婆》等主旋律电视剧。在先后卖身湘鄂情、中原传媒两家上市公司失败后,终于在2017年11月被幸福蓝海以7.2亿元现金收购80%的股权。

  一位接近这笔交易的券商曾经对文娱商业观察表示,虽然笛女传媒不是一家亮眼的标的,但是属于主旋律题材的电视剧,与幸福蓝海的国企属性比较搭,这是双方能够并购完成的主要原因。

  当时双方约定笛女传媒元股东傅晓阳等人,对公司未来5年的业绩作出承诺,2017年-2021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500万元、8500万元、9500万元、1亿元和1.05亿元。

  根据幸福蓝海回复证监会问询函的资料显示,笛女传媒有近4亿元的坏账无法收回。其中应收账款1.6亿元主要是2016年至2018年期间笛女传媒播出的电视剧上,因为电视台的拖欠极易形成坏账;其他应收账款2.3亿元主要是傅晓阳以投资制作电视剧项目为名义,从上市公司侵占的,实际上并未真正用到项目投资制作上。

  同时笛女传媒2018年出现巨亏,无法完成业绩承诺,将幸福蓝海直接拖入到收购泥潭中。

  在回复函中幸福蓝海公开指责笛女传媒原实控人财务造假,涉嫌欺诈,对上市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害,导致幸福蓝海2018年进行了4.8亿元的全额商誉减值计提,全年业绩亏损5.32亿元。

  目前幸福蓝海已经正式起诉笛女传媒原实控人傅晓阳等17名原股东,要求法院撤销《股权转让协议》,原股东立即返还已经支付的的股权转让金及利息合计 3.8亿元。

  目前这一案件仍在审理中,但是受笛女传媒巨亏事件的影响,幸福蓝海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预告为0-0.1亿元,同比2018年上半年下降88.42%-100%。